地方站点 >> 成都 | 绵阳 | 内江 | 南充 | 乐山 | 自贡 | 泸 州 | 德阳 | 广元 | 遂宁 | 眉山
宜宾 | 广安 | 达州 | 雅安 | 巴中 | 资阳 | 攀枝花 | 凉山 | 甘孜 | 阿坝
当前位置: 主页 > 首页其它栏目 > 法制人物 >

法者|赵月林的34年:走出山沟成名律师,背着房贷捐资助学

时间:2018-08-17来源:澎湃APP 点击:
赵月林生前在自己律所的办公室留影。 受访者 供图
 
        34岁,省城的律所主任,省律协最年轻的理事,赵月林生前被认为是四川律师界一颗新星。他从农村的山沟里一路走来,通过自学读大学、当律师。他有个梦想:要到中国最大的城市开律所,还要“进军”雄安新区。
 
        事业上雄心勃勃的赵月林,内心流淌着柔情。他是个孝顺的人,想在农村老家建新房,让父母告别住了22年的破旧房屋,在村里过得体面些,可因为经济紧张一直没能实现。他在资助贫困学生上却很大方——60万元的法治奖学金、200万元的法治人才奖学金,生前,他已按照捐助协议开始兑现。四川广安一百多名贫困学子获得过他的帮助。
 
        赵月林的同学曹秋莲总记得他的一句话:“他说他是苦过来的,不想让那些孩子像他小时候那样受苦。”
 
        可赵月林的奋斗和牵挂,在2018年5月9日这一天画上了句号。先天性心脏病夺去了这个年轻生命。
 
        赵月林的死以及他生前的故事,震惊了四川律师界,感染着许多人。在四川省司法厅厅长刘志诚看来,赵月林一边执着于法治信仰,一边参与公益事业反哺乡邻,“是四川两万名执业律师的优秀代表”。 
 
 
赵月林家境贫寒,但从小学习成绩很好。20年前的奖状现在还挂在老家的墙壁上。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山村“小妹仔”成了城里的大律师
 
        位于川东的广安市芋子溪村是赵月林的家乡。这里距武胜县城20公里,是一个以小溪命名的丘陵地貌的山村。
 
        8月10日,澎湃新闻实地探访了解到,赵月林家是一栋破旧的青砖瓦房,建于1996年。屋内设施简陋,正屋的木梁上用铁丝挂着一台吊式风扇,摇晃着旋转。砖墙上用图钉钉着一叠泛黄的、粘满尘灰的奖状——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赵月林从学校带回来的。
 
        赵父常年在家务农,今年67岁,听力不大好;赵母是个聋哑人,三级残疾。赵月林是家中独子,不过出生后不久,他差点被父母遗弃。
 
        赵月林的二叔赵德炳介绍,赵月林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对这个穷困家庭来说难以承受,大概在他满月的时候,父母将其悄悄遗弃在村外的路边。后来在奶奶的坚持下,他被重新抱回了家。
 
        赵月林从小身体瘦弱,村里人都喊他“小妹仔”。小学五、六年级和初中三年,他和村里的同龄人一样到龙女镇上学,每天来回走十多里山路。赵月林身体不好,经常“走一阵歇一阵”。
 
        在初中语文老师杨录斌的记忆里,赵月林“又矮又瘦”,初中毕业时身高仅1.37米,“学习成绩在班上是前三名”。与其同窗五年的曹秋莲记得,赵月林上课喜欢提问,“有时候问得老师都犯难。”令她印象更深的是,每天中午在学校食堂就餐时,很多同学会出钱“打菜”,赵月林则打开从家带来的铝盒,吃里面的咸菜。
 
        高二那年,赵月林辍学了。与他一起长大的同村发小、后来成为他的行政助理的龙彬认为,赵月林当年辍学,一是因为家境贫困,二是因为身体不好。
 
        龙彬记得,辍学后的赵月林,有一段时间到市场上摆地摊卖水果,后来去一家打字店当电脑学徒,不久后到派出所户籍室做了临时工。
 
        2003年,19岁的赵月林怀揣向亲友借来的5万元,以及自己摆地摊和打工挣来的两万多元,去了重庆一家心脏病专科医院。他被诊断为二尖瓣狭窄伴室间隔缺损,做了修复手术。
 
        当年下半年,赵月林重回高中校园复读,一年后考上了西南石油大学。后来,他认识了在川北医学院就读的同县老乡——一个叫周兰的女孩,她八年后成了他的妻子。
 
        “他天天就是看书、考证。”周兰与赵月林的约会,大部分都是在图书馆或自习室。不过她后来才知道,赵月林在西南石油大学并没有注册入学,只是在那里借宿参加自学考试。“他可能是交不起学费,另外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可能不适合到油田工作。”周兰分析。
 
        经过三年多的自学,赵月林先后获得了四川大学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法律专业的专科和本科文凭,并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后来,他又读在职研究生成为管理学硕士。
 
        2009年5月,赵月林加入四川信诺达律师事务所,成为了一名执业律师。六年后,他创办个人制的四川中赞律师事务所。2018年1月,赵月林成为四川省律协第九届理事会90名成员中最年轻的理事。
 
 
赵月林的父母,帮父母建新房是赵月林未能完成的心愿。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想到上海和雄安新区办律所,最讨厌“抱怨”
 
        赵月林的办公室里,座椅后的墙壁上装裱了一个很大的古体“法”字。生前拍照时,他喜欢以这个字为背景。
 
        他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内心受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内心信奉的法律规则。”
 
        从事律师工作后,赵月林很快在业界赢得了不错口碑。起初,他以代理交通事故纠纷类的侵权赔偿案为主,后来将业务方向拓展至建设工程和民间借贷领域。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他代理了各类诉讼案件251件。
 
        2017年8月,成都一起因烂尾楼工程引发的合同纠纷案件宣判,赵月林代理的原告方胜诉。该案受害群众多,法律关系错综复杂,赵月林帮助受害者挽回经济损失6千多万元。
 
        据赵月林的同事介绍,他经常代理一些面向弱势群体的法律援助案件。2017年9月,他帮助成都武侯区一名交通事故受害者讨回2万多元整容费用。当地电视台记者为此事采访了他。“希望有更多的律师同行为弱势群体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赵月林在节目中说。视频中的他穿灰西服、白衬衣,系着条纹领带,一头短发,长相俊朗。他说一口四川话,语速有节奏感,神情略显紧张。
 
        “他很少接受媒体采访。”赵月林的行政助理龙彬说,赵月林不大重视个人宣传,“他觉得出名太早不好。”
 
        2018年春节刚过,赵月林和一群初中同学参加了毕业20周年聚会。他们当年的语文老师杨录斌应邀参加。杨录斌见到赵月林后吃了一惊——这个当年瘦小的学生长成一米八的“很高很帅的男子汉”。“他告诉我,他拿了三个大学文凭,开了一个律所。”杨录斌对赵月林的印象是“热情而谦虚”。
 
        赵月林的律所有5名专职律师。在龙彬印象中,“赵主任”对外人包容性强,对自己和属下则要求严格。
 
        “他特别不喜欢两点,浪费时间和抱怨。”龙彬说,“有时我叹气,他甚至会发火,他说遇到问题就解决嘛。他从来不抱怨。”
 
        2017年12月,赵月林带着龙彬去河北的雄安新区考察了将近一周。“他觉得这是一个机遇,想到那边去办所。”龙彬介绍,由于注册条件和团队方面的条件不成熟,赵月林到雄安办所的计划暂且搁置下来。而在此之前,赵月林也跟上海的律所谈过合作。“以后去上海和雄安发展,他这个想法是认定了。”龙彬说。
 
        在龙彬眼里,赵月林一直是个“不安分”的人,“他想去做更多的事情,没有一个终极目标。”
 
        欠房贷也要捐资,设立奖学金助学20年
 
        在事业上,赵月林有自己的雄心。在生活中,他又是一个内敛低调的人。
 
        初中同学曹秋莲与赵月林多次参加同学聚会。在她印象中,赵月林极少谈论自己,“他喜欢倾听”。只是有一次,她听赵月林私下提起“助学”的事,“他是受过苦的人,心里可能有种情结。”
 
        赵月林热心于助学,并非这两年“心血来潮”。芋子溪村村民李良平记得,十多年前,还没参加工作的赵月林带着十多个大学生来到村里,用他们筹集的钱给村里每名中小学生发了500元,还发了一些书包、手套和棉被。后来李良平的儿子患白血病,做了律师的赵月林多次给予资助。
        武胜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工作人员赵婷介绍,2017年10月,赵月林牵头联系成都市武胜商会,向武胜县100名贫困中小学生捐款10万元,每人1000元。赵月林捐款后还与5名贫困学生“结对子”。
 
        武胜县双星乡的段佳鑫去年考入山东财经大学法学院。入学前,她接到教育局打来的电话,告诉她获得5千元奖学金。“我开始以为是骗子。”后来她将信将疑地提交申请表,入学不久果然领到第一笔2000元钱。后来她才知道,当年像她一样领到奖学金的,还包括广安市另外16名考入大学法学院的学生。
 
        段佳鑫领到的资助款,来自赵月林设立的“中赞广安法治人才奖学金”。2017年10月,赵月林代表四川中赞律师事务所(甲方)与广安市教育体育局(乙方)签订协议,由甲方出资200万元设立上述奖学金,每年从广安市考入大学法学类专业的学生中评选20人左右,每人5000元,从大一至大四分四批发放。
 
        “每年奖励金额10万元,持续奖励20年。”双方签署的协议明确了奖学金的评选 、发放等程序。“这在我们广安教育史上是一个新生事物。”当时出席启动仪式的广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余仪说。
 
        2017年11月,赵月林向17名法学学子支付了第一笔3.4万元奖学金。四个月后,他又与西南石油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签订捐赠协议,由他的律所捐赠60万元成立“中赞法治奖学金”等项目,资助在校贫困学生,为期六年。
 
        两项金额分别为200万元、60万元的奖学金项目,成为赵月林助学的“大手笔”。上述捐款并非一次性完成,而是分别按20年、6年的期限进行。
 
        “平均一年投入一二十万元,他觉得这钱他能承受。”赵月林的行政助理龙彬说,他后来才知道,赵月林手头并不宽裕,“几十万积蓄都没有”。他记得,今年3月底,赵月林捐赠给西南石油大学的第一笔5万元奖学金,就是在收到几笔律师代理费后马上转账过去的。
 
        “他的律所的收支,每年基本上是持平的。”赵月林的妻子周兰说,丈夫2012年在成都买的供一家人居住的商品房,直到今年2月才还清房贷;他多年前就想在农村老家帮父母建新房,每年都念叨这事,可因资金问题一直没动工。
 
        在自己家境并不宽裕的情况下,赵月林近年来帮贫扶困的步子却迈得越来越大。“这也是我以前不能理解他的一点,”周兰说,“后来想想,我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家,而他心里有大爱。”
 
 
2017年10月19日,赵月林(左)向受资助的学生发放奖学金。 受访者 供图
 
        “他太累太辛苦,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
 
        今年3月29日,赵月林与西南石油大学签订助学协议并捐出第一笔奖学金。仅过了12天,他就出事了。
 
        那是4月10日上午,赵月林从成都驾车去都江堰市法院参加案件评析会。一个多小时后,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时,坐在车上的同事发现赵月林的头埋在方向盘上,不省人事。两名同事赶紧对其进行心肺复苏人工急救,可直到送进医院,赵月林都处于昏迷状态。医生的诊断是“心脏骤停引起脑部缺血缺氧”。
 
        经过14天的抢救后,赵月林的意识慢慢苏醒。醒后第三天,他终于开口说话了。他对床边的周兰低声说:“我喜欢你。”周兰当时只听清这四个字。这是赵月林生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5月9日上午,34岁的赵月林停止了呼吸。
 
        他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总共260万元的20年助学项目,才完成第一年的捐助;他年初跟家乡多位村民提及,要出资修建1.5公里的村组公路;他还跟父母说,今年一定会把老家的旧屋改建成新房……生命匆匆,赵月林没来得及交待后事。
 
        其实在三年之前,赵月林的身体就出现过异常。他曾突然昏倒在地,经过救治后苏醒。医生要求他“少劳累、多休息”。
 
        可没过多久,赵月林又投入到高节奏的工作中。“很多当事人点名要他代理,他又不好意思拒绝。”周兰说,丈夫的律所紧挨着自家小区,加班是他的工作常态。
 
        “他太累太辛苦,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周兰在追悼会上说。
 
        赵月林的逝世在四川律师界和教育界引起了震动。四川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刘志诚说,厅党委已决定追授赵月林为四川省律师行业“优秀共产党员”,并号召全系统干部职工和法律服务工作者向他学习。
 
        “我真的痛心,他还这么年轻。”四川省律师协会会长程守太叹道。在赵月林出事前半个月,程守太已经提名他,拟任省律协大数据与规则委员会主任。
 
        程守太介绍,省律协已为赵月林的儿子赵中赞设立成长基金,“每年对他资助8000元,管到18岁。”
 
        赵月林的小儿子今年1月出生,赵中赞是他的大儿子,今年3岁。三年前,赵月林以刚出生儿子的名字,为自己创办的律所取名“中赞”,意为“道正于中,仁义为赞”。
 
        “月林一直是个充满正能量的人,我会像他一样带着孩子老人好好生活。”周兰告诉澎湃新闻,她会变卖一些财产,然后将公公婆婆的旧房进行翻修,以完成丈夫生前愿望。
 
        赵月林的坟墓位于老家旧屋后面的一个小山坡。成都律师赖刚曾经赶来这里参加葬礼,他与赵月林在法庭上做过对手,后来成为好友。
 
        “他用他生命的34年,律师执业的8年,书写了让我敬佩的画卷。”赖刚在一篇悼念文章中写道:“生命的长度与高度,并不一定成正比。”
(责任编辑:徐毅)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