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站点 >> 成都 | 绵阳 | 内江 | 南充 | 乐山 | 自贡 | 泸 州 | 德阳 | 广元 | 遂宁 | 眉山
宜宾 | 广安 | 达州 | 雅安 | 巴中 | 资阳 | 攀枝花 | 凉山 | 甘孜 | 阿坝
当前位置: 主页 > 首页其它栏目 > 本网评论 >

开放的义务与封闭的权利

时间:2017-06-07 15:02来源:四川省法制宣传协会 作者:admin 点击:

    《摘自:四川法制建设第四十一期》

    □花针

    突然间,城镇居民又接触到并可能还需要熟悉、适应一个新名词:街区制。按《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的要旨,推广街区制粗分为两大板块,一是新建住宅“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二是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开放“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这一涉及业界和民众“住行”的导向,自然引起热议,特别是对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的开放问题,列举利弊者阵营分明而褒贬不一。略感意外的是,法律界却鲜有蹚这趟浑水的声音。

    不可回避的问题在于:一旦“若干意见”进入贯彻的实施阶段,封闭小区的开放成为公权主导下的一种义务,而相对应的则是小区业主对小区道路、绿化、附属设施等独享的专属权利——而且这种权利既涉及开放商、投资商取得地块和开发建设的投入成本,又涉及业主购房价格构成中已分摊的相应购房成本。要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解决交通路网布局问题”的政策初衷,封闭小区的既有权利与要求开放共享的新设义务势必形成新的客观矛盾。

    推行街区制的客观矛盾,决非一味诟病封闭小区的造势行为所能解决。褒扬街区制的言论,从引经据典雅各布斯的街区制理论到某地某小区业已开墙破店的成功实例,自有其论证的合理之处;而诟病封闭小区的种种不是,却回避小区资源开放共享这一敏感话题,而是纠缠于什么小区公共设施“闲置”、小区即使不开放也难以满足住户们的生活娱乐需求——颇让人怀疑此类论证翻译成大白话的意思就是:某某人家买了一把躺椅,因为多年来只躺过两次,就有“义务”无偿提供出来供不认识、不知名的人去享用,而不支付任何费用。

    在强调法治思维、强化法律能力、提前做好社会矛盾风险评估的现阶段,应当正视街区制构想的涉法权利义务,已建成封闭小区是否有必要开放、如果开放要涉及哪些人群类别的权利主体、小区原有独享权利让度给社会公众是否涉及补赔偿、小区开放后的物化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与产生这类效益的社会经济成本是否合理等等一系列问题,不是仅凭规划调整等政府行为强力推行就可以自然化解的。最不愿看到的是,某个或某些智商能力平平又好大喜功、急于跟风的人,无视规划调整的科学论证和复杂的法律问题,无视“若干意见”中“逐步打开”的稳妥构思,而急功近利地造成不可收场的矛盾、造成对“若干意见”贯彻实施的负面效应。

    中国城镇天南地北,人居文化和住行风俗迥异,改革开放以来人口流动性和城镇人口构成也呈现新的特点,凡此种种更非简单照搬美国某处高档社区或黑人聚居区的是与非即可支撑一种观点说法。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