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站点 >> 成都 | 绵阳 | 内江 | 南充 | 乐山 | 自贡 | 泸 州 | 德阳 | 广元 | 遂宁 | 眉山
宜宾 | 广安 | 达州 | 雅安 | 巴中 | 资阳 | 攀枝花 | 凉山 | 甘孜 | 阿坝
当前位置: 主页 > 首页其它栏目 > 本网评论 >

官员问责:回看保举连坐制

时间:2017-06-07 15:02来源:四川省法制宣传协会 作者:admin 点击:

    《摘自:四川法制建设第四十期》

    □花针

    多年前,法学院系的中国法制史涉及到“吏制”时,对官吏问责见诸最多的就是“连坐”或“株连”的字眼,并且几乎众口一词地批判为中国封建制法残暴、黑暗的典型之一。多年后,回头再看官员问责的连坐制度尤其是保举连坐制度,不得不叹服古代智者君王相应制度设计之精巧。

    连坐的规定起源很早,最初是专指某人犯罪而将与犯罪人相关联的人一并定罪受刑的制度,《尚书•甘誓》就有了惩罚犯罪人并罪及其妻与子的军规(“予则孥戮汝”);商鞅相秦时,发展为相坐之法;其后各朝代不断完善相关规定,直至民国时期的保甲制度。但连坐观念用于官吏制度的设计即保举连坐,则始于唐朝 。

    保举连坐的核心精神在于:官员在荐举拟提拔重用的其他官员时,要对被推荐人的实际表现负责,既要对其荐举前的以往表现履历负责,又要对其荐举考察时的状况负责,还要对其提拔重用后的“德”“贤”表现负责;如果荐举不实,推荐人要受到法条惩戒,或者被推荐人提拔重用后违法犯罪,推荐人连坐受罚。如《宋会要•选举27》记载:宋朝保举时,要载明推荐人姓名等信息,如果被推荐人在任职期间贪浊不公、违法背理或政务废驰,对推荐人要根据情节轻重治罪。《明太宗实录》记载的明朝保举法条也规定:“其所保举并非人才或者授职之后庸碌低劣、贪赃枉法,则举主连坐。”清朝《钦定六部处分则例》还对徇情捏报、荐举不实的官员降级处罚作了细化规定。

    从唐朝到民国,历朝各代保举连坐法的规定和执行效果虽不尽相同,但在拟提拔官员的提名推荐由一个或少数领导决定的“任命制”政治体制下,规定甚或加重领导机关、官员监察机关和推荐人的连带法律责任,尽管不能完全杜绝结党营私或徇私舞弊,毕竟使“领导”有所忌惮。中国历史上的“领导干部任用条例”和“公务员法”对设计现代官吏制度不无启示和借鉴之处。

    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党委负主体责任,纪委负监督责任。”以来,开始加大对党委主体责任和纪委监督责任的问责,不少党委和纪委负责人也因“连坐”而被问责,“干部犯错误、组织有责任”不再是笼统的原则。整肃吏治,从源头上要求首先给拥有决定大权的党委特别是“一把手”、给貌似“走程序”的组织人事部门加上紧箍咒,使用人导向、用人标准、任用程序正本清源回归应有的合理轨道;其次,对官员违法违纪负有查办“守土责任”的纪检监察部门负责人,其“连带责任”的追究不再停留在不痛不痒的层面,才能使其扫描的领域不断净化。

    中央第三轮巡视以来,多名党委负责人“落实主体责任不力”、多名纪委负责人“落实监督责任不力”或“未履行监督责任”而被“连坐”,“举主同其罚”应成制度性常态。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