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站点 >> 成都 | 绵阳 | 内江 | 南充 | 乐山 | 自贡 | 泸 州 | 德阳 | 广元 | 遂宁 | 眉山
宜宾 | 广安 | 达州 | 雅安 | 巴中 | 资阳 | 攀枝花 | 凉山 | 甘孜 | 阿坝
当前位置: 主页 > 首页其它栏目 > 本网评论 >

混改,迈不开的人性解读

时间:2017-06-07 15:02来源:四川省法制宣传协会 作者:admin 点击:

    《摘自:四川法制建设第三十九期》

    □花针

    国有企业深化改革指导意见的发布,让2014年以来不断升温的“混改”达到热议程度。各种议论最集中的还是对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国有资产流失的警惕和担忧,各路专家也为此开出了不少药方,如规范资产评估、严格操作流程、国资管理部门审定与职工监督等等。然而再一细想,从上世纪80年代第一波国企改制到最近一轮“国退民进”,一方面是政策文件中“鼓励”、“积极”“应当”、“严禁”、“切忌”等规定要求不可胜数;另一方面是各路参与者将改制资产竞相分食殆尽。既然“规定”失效,那么是否有必要从未能遏制人的“本性趋利”原始冲动来作反思?

    先看一个导引:“我凭什么要拿出来混改?”按已出台中央政策导向,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宗旨或混改的目标,是通过在国有资本垄断行业和国有公司引入非公资本,以规范完善公司经营管理机制,提升竞争力,在打破经济领域的行政性垄断的同时实现国有资本保值增值。到了操作层面,却似乎成了一个拷问良心的问题:既然“我的”这个国企拥有优良资产和优良业务线,银行授信也有几十几百亿,凭什么要为了几个闲钱把相当部分股权甚至控股权让给外人?还不说重新建构决策机制、经管模式、会计准则等等麻烦。坦言之,政策初衷对“老总们”并不能形成必然的驱动力。老总们及能左右老总们的大老总们,之所以早早就在潜心研究混改的方方面面、操作的各环各节,一些地方并开始了大胆实践,其驱动力大多两个选项之一:政策初衷+良心,或政策初衷+私欲。总结以往教训,经济领域的制度设计如果相当部分仍然是“让人从善”的柔性规定, 那么放牛娃把牛卖掉的事仍将屡见不鲜,反腐警示录中“我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的语句仍将循环反复。

    另一个导引:“我凭什么要拿钱去掺和?” 曾经有一段时间,质疑非公经济出资、国企仍然控股的混改资本结构,岂非拿钱掺和又不能做主、难免最后鸡飞蛋打?且不论“陷阱论”背后有无散布烟幕的考虑,但也揭示了公司和商人的实质:公司就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人就是以经济利益为中心的,这是法律和市场经济体制赋予公司和商人的天然属性。在新一轮国企改革中,早有谋划又具相应实力的民营企业疏通政商关系、力图以小博大等手法都是再正常不过。人格化的民营企业与非人格化的国有企业,无论是混改过程中的项目选择、资产评估、对价交割,还是混改后公司的经营管理决策,二者都不是同一段位的PK——即使国有资本控股,董事会办公室里坐的毕竟还是若干个财主与一个放牛娃。

    混改目标的实现,应得益于从产业目录和改制公司目录的选定程序开始,直至N年后法律追责的系统、细密设计。若直指人心从“扬善抑恶”考虑,最不济将“秋后算账”的姿态昭告业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